浮生若梦

名字是蝶衣,暫時從歐美坑跑回二次元的小廢物一枚。
目前人在最遊記坑底。峰倉大神的坑仍持續補完中。
主食三藏受,月闇、淨八淨皆通吃。雜食性高。

28歲與33歲的早晨<最遊記,空三>

時間是很恐怖的。


你試著想像,用一張A4紙把每過的一年用表格的方式分割出來,每行10格,很快的,你就會發現,人生不過是紙上數十格空格,而僅僅少數人能過百。


一張輕如鴻毛的白紙,就這麼攤開在你眼前,不管你現在擁有的格數是多少,在我們把時間量化同時,很容易忘記當下的你正在做著什麼樣的事情,現在的你做著即將過去的事,未來便成了現在,我們每分每秒每一刻是否都有好好享受每一瞬間的當下,就在意念的剎那,就在你呼吸的彈指。


人生猶如白駒過隙。


而你,想要的,究竟是什麼?







「金蟬……金蟬!」有時候還是會做著惡夢。熟睡中被囈語吵醒,聽見這傢伙皺起眉宇,額尖佈滿冷汗,環抱著自己軀體的手臂不自覺收緊,呼喊著那個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名字,像是要把人勒死的力氣不斷增強,直到他快要窒息,再也受不了從縫隙中鑽出一隻手,用吃奶的力氣甩上對方一巴掌,讓其從夢魘中醒來。



那雙睡眼朦朧的迷茫神情會低下頭看著自己幾秒後,習慣性親暱地啄吻自己的髮稍,像個沒事人一樣窩進自己的頸間繼續睡。

 



靈魂的歸處會是哪裡呢?



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。三藏每天早晨掙脫開旁邊黏人的巨大軀體,裸足下床後披上外袍,例行先將熱水燒開,把信徒供奉送來的高山茶葉倒入瓷壺,沖下滾水讓蜷曲葉片足以伸展開來,沁出濃郁花香的茶味誘引著鼻腔,倒掉第一泡,再重新注入沸水,等待期間趁機去浴室盥洗換上法袍,回來將茶葉過濾掉順勢沖上第三壺,溫潤順口的茶香在玻璃容器裡蒸騰著,他不疾不徐提著玻璃杯口柔和地倒入精緻小巧的茶杯中,拿起貫性擺放在桌上的軟紅萬寶路,點燃後便是一口。


他從來不會叫對方起床,而對方總是在他泡好茶大約五分鐘搖搖晃晃出現,打著呵欠,軟綿地道聲早安。

 


10年了。時間老是不留任何情面一躍而過。

歲月也是。






TBC?



簡單講一下私設......

悟空28三藏33,悟空長高變壯、三藏就是三藏(?)

悟空前世記憶恢復

兩個人在一起,,就是那種自然的在一起生活

還在考慮三藏有沒有退休

對泡茶不甚了解,請鞭小力QQ


评论(1)
热度(21)

© 浮生若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